首页 >>

武德九年仁太子喋血玄武门

武德九年六月一日,白晃晃的天空,没有一丝的风。

太阳在天上燃烧着,炎热的气温不断地升腾!突然!一道惨白的光线划过长空!——这就是神秘的“太白经天”的天文现象!

据古代天文传说,太白金星于白昼划过长空,预兆着天下会发生政权更迭。这仅仅是传说而已。史官们翻遍了书卷,也没有找到几条可以说明事实的依据。倒是找到了许多野心家阴谋家,利用天文现象和神话传说为政变谋权造舆论的记载。

唐李渊不信这个。李建成、任瑰、韦挺更加不信。——因为当初晋阳起兵前,就是他们散布的“桃李子,有天下”之类的东西。但是,树欲静,而风不止。一夜之间,“太白(星)见秦分,秦王当有天下”的传言遍及长安城的大街小巷。大唐皇帝李渊认定是秦王李世民与他身边的那帮谋士杜如晦、房玄龄等人有意乘机散布的谣言,为他们的图谋造舆论。

第二天,金殿上。李渊气闷闷地下诏:“传太史令傅奕前来见朕!”

太史令是掌管天文星象的。傅奕是李渊多年的老友,他颤抖抖地上了金殿,见李渊一脸的疑难之样,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,傅奕说:“老臣司掌管天文,太白经天之现象。陛下须防秦王,应早作打算啊!。”

听了太史令傅奕之言,皇帝脸色铁青!李渊对这一套荒诞的玩法已是十分清楚。当年自己起兵太原就是利用了“桃李子,有天下”的传言夺取了隋朝江山。皇帝对李世民利用天象大造舆论,非常震怒!心想:对李世民这个危险人物,不能再容忍他了!

“传秦王上殿——”李渊怒在心头,语气也高昴起来。

不一会,李世民若无其事地走上了太极殿。李渊一看到李世民那满不在乎的神情,心里就不痛快,他从案上抽出一本密奏,扔了过去:“你自己看看!你如何处置?”

李渊的意思是让秦王知难而退,暗示他要么辞官归隐或者以自杀来澄清嫌疑。李世民捡起奏本,看了密奏上只有几个字:“太白见秦分,秦王当有天下。”他的心“砰砰”直跳,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惶恐!他只是耽心杜如晦等人的这次筹划,又会起了相反的作用!果然,李渊大声地责备道:“二郎,你久有夺嫡之心,此时又广传谣言,该当何罪?!”

李世民以头叩地,悲愤地说:“这都是太子与齐王加害于我,想为窦建德、王世充等人报仇啊!”

李渊太熟悉二郎为人了,知道李世民是断然不肯以辞官归隐或者自杀来澄清嫌疑的了,他反以窦建德、王世充之语来暗示自己有功于天下。李渊只好明说:“自古以来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!现在,你有夺嫡之嫌,既便你确无夺嫡之心,但你的存在就是谣传的根源,那也是罪莫大矣!朕令你自已处分。”

李渊这是逼李世民自杀。这种方法一般是用于无罪的大臣,何况李世民还是有功的皇子,更应该照顾一下面子了。如果非得皇帝下“赐死”的诏书,那也是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才下的。李世民一听此话,明白了皇帝的冷酷。心头陡然惊跳!但他李世民是决不会归隐更不会自杀的!李世民心惊肉跳!冷汗顺着后椎奔流而下,两股战战!他知道父皇是在暗示自己以死谢罪,以死消除嫌疑。但李世民决不是个省油的灯!他伏地痛哭,说:“儿臣枉死不足惜啊!……只是魂归地下,不耻于见到王世充、窦建德等众贼人啊。”

正在这时,殿外忽传军情急报,黄门内侍急匆匆上奏:“突厥颉利可汗领十万精骑南下河套、包围乌城,燕郡王罗艺奋起抵挡,力有不支,现向朝廷请求速发援兵。”

李世民当殿听了,心头马上一松:——天啊!突厥兄弟实在是来得及时啊!真是本王的救命之人!突厥此时来攻,父皇必定暂时不敢动我,或许令我率军迎敌。哼!等我再掌兵权,先必安内!

果然不出李世民所料!李渊听了突厥又举兵来攻,当下心里惊慌!急令黄门传召:“传兵部尚书任瑰、兵部侍郎陈震、中书令裴寂、侍中王珪、门下省封德彝等人上殿,有军务要事商议!”

皇帝看了一眼哭得满面都是泪水的李世民,转念心想大敌当前,也许还有用他之处。一时心软,便挥挥手不屑地说:“行了行了!别在这大殿之上,作那妇人之态。你且退下吧,念你毕竟有功于天下,朕也再想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吧。”

李世民一听到这话,提到嗓子眼的心,“咚——”地一下松了下来,他慌忙谢恩而去。他象逃命似地,急匆匆地回到天策府。李世民惊魂未定,如坐针毯!他时刻耽心李渊突然砍了他的脑袋!

李世民坐在太师椅上发愣:此次突厥来攻,居然没有让本王去率军迎敌。如果是往常,当殿就下诏了!看来局势非常不利,自己几乎是砧上之肉,任人宰割。他有些乱了方寸。他只有一个念头——马上动手,奋起一击!否则,只有死路一条!

李渊一时的犹豫,给了李世民有了一丝喘息之机。历史,就在犹豫的那一刻,改变了!李世民随后发动了让历史震惊的“玄武门”政变!——李渊一时的犹豫,改写了大唐的历史!也改变了他的人生!李渊一时的犹豫,使他那两个贤能孝顺的儿子沉冤千年!李渊一时的犹豫,使东宫和齐王府三千多人血肉横飞,鲜血染红了历史的书页!

长京京都,皇城里的太极宫,是唐皇李渊起居作息的地方,气势最为华贵。

太极宫的两旁,靠西是掖庭宫,为李世民居处;往东是太子李建成的东宫居处。李元吉的武德殿,位于东宫北的西内苑里。东宫嘉德殿,背负青天,气象宽宏。

此刻,东宫嘉德殿内,太子李建成正双眉微蹙,若有所思。他英俊文静的脸上,被风霜打磨得老成、稳重。“太白经天”的天象,闹得整个长安城人心惶恐!这种以传言、童谣来为夺权造舆论的作法,他李建成早在太原时就从爹爹那里学会了。说它是神秘的天文预兆,那根本是无稽之谈。这时,太子中允王珪走进东宫,李建成问:“秦王府最近有何动向?”

“启禀殿下,满长安城的人都在议论太白经天的事。秦王府的几百号人,都有在酒楼、集市散布传言。”王珪愤慨的神情中,夹杂一些焦虑。

清醒的太子李建成似听非听,沉默了一下,他闪动着明亮的眼睛,说:“你们要密切注意秦王府那边的动向。他们借太白经天造谣生非,必有隐情!”

太极殿,李渊神情烦闷地坐在龙床上。他接到几个方面的密报,说秦王手下的将领,在驻防的长安京郊一带有异常动向。

皇上召太子来商议,太子李建成走到殿门口,裴寂迎面走出来,拉李建成到大殿的墙角边,小声说道:“据老臣打探到的情况,都是秦府那边捣的鬼,满长安都是太白见秦分,秦王当有天下的传言。现又传突厥兵进乌城,尉迟恭、程咬金借机调动兵马。看来情形大异。殿下仁厚,须有防人之心啊!”

太子和裴寂、元吉等人商议,都觉得事情不寻常!国事烦巨的李渊一面布置边境抵抗突厥入侵之事;一边要处理秦王乘传言之机有所举动等等,皇帝心力交猝。他当机立断,下诏先削尽秦王羽翼抑制秦王势力,让他变成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头王爷。皇帝李渊的旨意已下到天策府。诏令杜如晦、房玄龄二人不准侍奉秦王。不准再为秦王出谋划策,扰乱视听!违者定斩不饶!卸林禁军卫士,已强行将房玄龄、杜如晦二人带走,把他们撵回私宅之中。

这时,金殿外,忽传军情急报:“突厥颉利可汗领十万精骑继续南下。”

李元吉气咻咻的道:“又是来得这么巧!突厥人总是在秦王需要之时,象影子一样赶来。”

“养冠自重!——这就是玩弄权术的人常用伎俩。”裴寂一针见血地说。

齐王愤愤地说:“这哪能是什么养寇自重?!根本就是事先约定的急难相救了。秦王早就勾结突厥,那次我与他北上抗击突厥军队时,他就与可利可汗称兄道弟,通敌谋国。”

“突厥人居无定所,来去无牵挂,真叫人头疼。”在一旁沉思的裴寂脑瓜一转,对说:“以臣之见,不如派秦王督军北征,一来把他们兄弟们分开;二来防御突厥,仗打完后就让秦王在北边屯田。不要他回京城了。”

这个主意很妙!李渊心胸顿觉豁然开朗,他赞许地看着裴寂说:“好!你这个办法好!下午开御前会议决定这件事。”

李建成忙道:“父皇,此次决不可让二郎领兵,重蹈上回兵败并州之覆辙。”

“突厥来袭,有谁能领兵出战、挡其锋芒呢?”李渊心神不定的道。

李建成看了看四弟元吉,对说:“父皇,这次出征,还是元吉督导诸军北征比较合适。经过这多战事磨练,元吉现在可有长进了,那年随我平定刘黑闼时,元吉率军自后包抄,一路势如破竹。四弟已多次随李世民出征,功勋有目共睹,父皇尽管放心,让他代替李世民北上迎敌,定可胜利!”

李渊本想说出让李世民出征,把他们兄弟分开,免得李世民在京城搞出一些是是非非的事情来。李渊心中虽是不相信李元吉真能取代李世民抗击突厥,但如今已得知李世民勾连突厥之事,还怎能再轻易将兵权交到他手上?既已下定决心铲除李世民,就得栽培李元吉,让他顶替李世民的位子。于是他猛一点头,道:“好,朕再也不能被二郎以突厥兵入侵,来时时地威胁朕!朕就派三胡为行军大元帅,统制各路兵马,迎击突厥。”李渊接着又忧郁地说:“元吉手下没有多少精锐之师,不如秦王府多有骁将。”

李渊一句话,正说到李建成的心痛处,他立起身子对说:“秦王府借战争之机笼络天下英雄,秦王府内谋士如云,战将如雨,致使他李世民时时有夺位之心。儿臣这次之所以让元吉督军北上,是想拨秦王府的精锐军士随军出征,使秦王府的势力减弱到一个王爷的规格,这对国对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啊!”

“太子讲的很对!军队和战将是国家的,而不是一家之私有的。”裴寂、封德彝、王珪等人连连称赞。李建成慷慨陈词,一语道破天机。李渊听了颇对口味,频频点头,当即拍板:“传旨下去,命齐王为行军元帅,率军出征!”

李元吉心头狂喜,忙又道:“父皇,这行兵打仗,须有猛将相助方能克敌。二郎把军中名将全抓在他自己手心,岂不是故意与朝庭作对吗?况且,军队是国家的,各级将领应当听命于朝庭,岂有效命于个人的?父皇下旨将秦王府中的锐卒猛将,如尉迟恭、秦琼、程咬金等人都调归我帐下听令。突厥入侵有什么可怕的,我多次打得他们屁滚尿流!”

闻言心惊!杜如晦、房玄龄相顾失色!明晃晃的烛光之下,抬眼可见杜、房二人脸上渗出汗珠儿。紧张思索一会,杜如晦对长孙无忌说:“长孙大人你先走一步,我们分开走小路,从后院侧门进秦王府。以免被人检举!”杜如晦看着房玄龄,小心道。

似信非信的长孙无忌狐疑地看着杜、房二人默不作声。

“属下跟随秦王赤胆忠心,天地可鉴啊!难道长孙大人还信不过?快去禀报秦王,属下不消一刻即从后门入秦王府。”房玄龄坦诚地对长孙无忌道。

夜沉沉,灯影闪烁!急匆匆的杜如晦、房玄龄从秦王府后院进来。他们不敢从秦王府前门进入,以防被皇帝探视的人看见。当他们进入正厅,看到秦叔宝、程咬金、长孙无忌一干人早已齐集天策府会客厅。厅内别无一物,只有正中的大长条桌空荡荡地摆在明烛之下。空气里弥漫着一种紧张和诡秘!夜风中晃动的明烛好似一触即发地点燃一场战火。常在一起密谋的杜如晦、房玄龄、长孙无忌等人心里都非常清楚了:举大事就在今日!

李世民站在大厅上,铁青着脸,果决地说:“众位!以前我们采取的策略是徐徐图之。但事急矣,我们今夜应当铤而走险,冒险一击!”

秦王一句话先定了调子。杜如晦、房玄龄等人就按此思路进行了周密和筹划。——在发难前,李世民采取了属下制定的两套方案:第一方案,是立即在京城要塞之地——玄武门发动政变,伏击太子,只要太子一死,即控制皇上,大事可定;第二套方案是在事情不顺利的情况下,退居洛阳以相抗衡。洛阳是李世民经营很久的地方,洛阳的准备工作是作得比较充分的。早前,杜如晦就对秦王说:“秦王世民既与太子建成、齐王元吉有隙,以洛阳形胜之地,恐一朝有变,欲出保之,乃以行台工部尚书温大雅镇洛,遣秦府车骑将军荥阳张亮将左右保等千余人之洛阳:阴结纳山东豪杰以俟变,多出金帛,恣其所用。”

如用第二套方案,必然要调动陕东行台的兵力,在关中十二军的一些部队策应下,以清君侧的名义,向长安发动围攻。这种事例在历史上是不罕见的,以李世民等人的杰出军事才干,获得胜利是完全可能的。但是,时间要长一些,造成的社会影响和国力损失也要大一些。

而第一套方案虽然冒一定的风险,但见效快,损失小,所以李世民把它作为首选方案,把退[地洛阳作为备用方案。

杜如晦沉呤片刻,说:“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太子李建成,此举一击就中,千万不要有闪失!也不能留余地。最好连齐王也一起搞掉,否则,以后,也会与大王抗衡。”

文章来源:易烊千玺 中山装

标签:海军招飞宣传片发布,湖南趣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李宇春女排造型,阿里回应二选一,周冬雨烂醉如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