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

美军精心策划的一战,遭这支部队迎头痛击,最终铩羽而归!

1952年7月,志愿军总部抽调高炮五三三团开赴平壤,担负掩护该国国家机关、火车调车场、江桥的重要任务。

8月7日,五三三团一营一连奉命到平集接防。在紧张的行军之后,全连指战员没顾得上休息,就开始构筑阵地,检查火炮……

他们都明白一点:所有工作必须尽快地做好,随时准备着战斗。

8月8日早上,战士们把火炮伪装好之后,刚刚端起饭碗,警报就响了。众人丢下碗,飞快地跑上炮位。

连长大声地命令:“东南方向,敌机分批向我保卫目标飞来,注意搜索!”

紧接着,监视员报告:“二十三号,发现爆音!”

志愿军四门炮的炮口立刻转到一个方向,阵地上呈现出战前惯有的寂静。瞄准手们聚精会神地寻找目标;装填手们把炮弹托在手里;连长笔直地站在指挥台上,一手紧握红旗,一手把电话耳机紧贴耳朵;班、排长们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他手中的红旗。

“目标捕捉!”指挥仪内出现了第一批敌机,观测员刘震春马上报告。接着,测远机长也连续报告了敌机的航速和高度。

敌机越来越近,众人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了。正当敌机在4000米高空临近飞行时,只见连长手中的红旗随着“连放五发——放”的口令猛地挥了一下。

随着一阵巨响,在敌机航路前绽出了一排排白烟朵,敌机马上改变了航路,降低了高度顺着山沟溜走了。

“同志们,这是敌机的试探性攻击。准备好!大批敌机一定要来的!”连长大声提醒道。

果然,没过多久,闷雷似的马达声就滚过来了。这是个很大的机群,前边是一排战斗机,它没俯冲也没扫射,一直向前飞;后边是一排排的轰炸机,它们转了一圈就降低了高度,避开了志愿军炮火有效射程,从另一个方向俯冲下去。

刘震春心里暗骂着:“狡猾的东西!你躲了我们,还能躲过所有保卫平集的高射炮兵!”

就在这时候,咚咚咚一片响,地面抖动了,四面八方,无数高射炮同时怒吼起来,白色的爆烟,立时布满了天空。

敌机的队形乱了!两架敌机慌忙中撞进了志愿军高射炮的火力圈。

这是再好不过的时机了!志愿军炮火一连两个群射,只一分钟工夫,一架敌机翻转着,尾部冒着浓烟栽下来。

敌机暂时退出了市空。连长命令:“抓紧时间,擦拭火炮,补充弹药!”

还没等众人动手做完这些事,第三次战斗又开始了。这回敌机改变了战术:战斗机向志愿军阵地俯冲攻击,似乎在吸引志愿军炮火的火力,而轰炸机别分批由不同方向、不同角度,企图绕过志愿军火力网冲入保卫目标上空。

这一次,敌人的鬼花招仍然被志愿军将士识破了。

连长命令:“四炮、高射机枪自卫射击!其余各炮仍集中火力截击我射界内敌机!”

战斗进行得很徽烈。阵地上烟尘滚滚,炸弹、炮弹、敌我机枪声响成一片,连长下命令也几乎变成咆哮了。

突然,传来一声难听的尖叫,刘震春一抬头,一架敌机就快冲到他们头上投弹了。刘震春陡地一怔,还没清醒过来,就见它翅膀猛一掀,炸弹没下来,它自己却冒烟起火了,翻滚着坠落在附近的山坡上。

敌机仗着数量上的优势,像一群乌鸦似的,高低数层,凶猛地向志愿军阵地压下来。志愿军一门炮差不多要对付四五架敌机。

阵地上火光四射,冲天的烟柱不断地在阵地周围卷起来,但志愿军将士也愈打愈猛。

一炮手周全耳朵震出了血,滴在肩膀上一片红,他好像根本没觉得,两眼仍紧靠瞄准镜,不停地转动方向轮。

二炮手王庆发胳膊肿得老粗,但他装填得却更快了。

忽然一股气浪劈面涌过来,几乎把刘震春推倒了,他晃了几晃,支持住身子,向旁边一看,一个黑森森的弹坑从浓烟下面露了出来。

刘满长和机枪倒在一边,可是一转眼,他又爬起来了,他带着满身泥土,胸前有巴掌那么一大块血渍,很快地弄好机枪继续射击。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复仇目标,把一架向他俯冲下来的“F-80”射中了,它连翻几下筋斗,跌落到山下的稻田里。

敌机到底撑不住了,开始高升逃窜,志愿军高射炮就猛烈地跟踪追击。这时候,每门炮的炮身都打红了,可是,时间非常宝贵,一分钟也不能耽误,迟一刻就会失掉战机。

正当志愿军的炮火紧紧地截住后面两架敌机的时候,二炮突然不响了。

只见贾兴申双手向炮栓伸去,扳出了弹壳。谁知刚响了一下,又不响了。原来炮身沮度太高,膨胀了,上不去,贾兴申又用肩膀向发红的炮身猛劲一扛,炮立刻又响起来。

敌机越跑越快,志愿军的炮弹也越打越密。刘震春转动镜子,服睛紧紧地盯住它们。他清楚地看见这四架知机刚要飞出火力圈时,一架肚里就吃了两发炮弹,在空中四分五裂地开了花,半个机身,两只翅膀就像水缸和门板似的翻翻滚滚地落了下来。

美军精心策划的一次空袭,在志愿军高炮五三三团的迎头痛击下,就这样铩羽而归了。

战斗结束了,志愿军将士个个浑身泥土,满脸似抹上一层锅底黑灰。贾兴申两只手和一个肩膀全是大小紫泡,大家望着他,又是怜惜又想笑。

不过,贾兴申已经感觉不到身上伤口的疼痛,击落四架敌机的胜利,让所有人兴奋得什么都忘了。

文章来源:海贝思已致日本11死

标签:台风路径实时发布系统,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,四家车企申请破产,印尼马鲁古海地震,第36届国际盲人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