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

思维导学助推“三环七步”课改,襄阳一中教师直面痛点

房超平走进高三课堂

9月21日到24日,思维导学首席专家、清华大学附中校长助理房超平第二次来到襄阳一中,就学校实施的课改进行指导,参与三个年级的听课、研课22次,学科交流两次,与高三年级老师、学生座谈一次。

4天时间,90个小时里,房超平走进班级,仔细听课,围绕思维导学和“三环七步”课改核心理念研课,进一步助推襄阳一中三个年级的老师在课改上取得更好的效果。

高三年级主任黄刚,校办副主任、历史老师陈金虎,物理老师杜娟、数学老师有明富就本次课改推动工作分享了自己的心得和思考。

黄刚:思维导学符合学生获取知识的规律

黄刚

思维导学一直强调一题多变,老师加强引导,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。而三层目标设计,由易到难,符合认知规律,能落实课堂教学的思维训练。

不久前,黄刚到深圳讲了一堂公开课,以此检验自己贯彻思维导学应用的实效。“回来后我在想,在规范课堂上做得还不够,对比在学校的实际教学我发现,以前做的时候容易流于形式。房校长这次来,花那么多精力听课研课,直接指出问题,对我的触动很大。”

和高一、高二年级不同,高三所面临的压力非常具体,时间对高三任课老师和学生都显得尤为宝贵。

“我也在反思,和高一和高二年级相比,我们运用思维导学进行课改的力度不够大,有很多顾虑,不敢放得那么开。”黄刚坦言,这是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原因。

同时,他还发现,在课堂上,老师要学生画思维导图很机械,有的是为了画思维导图而画思维导图。这样的结果是,学生并没有通过画思维导图记住知识点,课后很快就忘记。

思维导学强调的是提高思维的含金量,提升学生的思维能力。黄刚注意到,很多学生只是把知识抄到图上,基本上是应付式的,这纯粹就是文字的搬运工,老师在课堂上没有启发学生理解画思维导图的真正意义。

只有弄懂知识间的脉络,形成知识的网络,这样画出的思维导图才有高的质量。不然,每堂课都画思维导图,学生不明白为什么要画,这样的课改慢慢也会成了形式主义。

“对高三年级来说,需要我带头进一步对学生放手,充分相信他们。思维导学课改的终极目标是提高课堂的含金量,把优秀的学生放出来。这方面我需要改进。”黄刚表示。

陈金虎:思维导学是推进课改的新抓手

陈金虎

2014年6月,学校启动课改,陈金虎全程参与,对此有切身体会。

课改带给学校和老师的变化,真真切切。“学校在大步前进,成绩显然,老师干得有劲,相信未来更加美好。”陈金虎说,“老师们都能接受先进的理念,能带出优秀的学生,从内心里拥护这些改革举措。”

眼前,思维导学推动课改遇到的显著问题是,不少老师没完全领会如何实际操作,以及实际操作后出现新的问题后,下一步如何改进,他们缺乏有效的手段。

陈金虎表示,必须不断优化,将各科的教学设计变成一堂实实在在的课,建立模型,将其结构化,形成标准。只有这样,不管是年轻新手老师,还是经验丰富的老师,都能按照统一标准把课讲好。

房超平这次来襄阳一中,听了陈金虎所讲的历史课,课后立即指出不足。同时他发现,多数老师存在一个普遍问题,当堂教学内容很难在45分钟内完成,下课铃一响,老师们不得不中止讲课,很难做到对当堂内容有归纳。

听了房超平的提醒,陈金虎也在反思,“我们让学生展示的目的,不仅仅是让课堂气氛活跃,而是通过小组成员展示,让学生有借鉴,有提升,知道如何学习同伴的优点。”

而现实是,不少学生的课堂展示,“是在重复昨天的故事,跟之前比,他们没有进步。这样的教学结果,不是学校实施课改的目的。”

高三年级老师,普遍存在这样的现象:对学生不太放心,不敢放手,他们觉得只有在课堂上都讲了,自己才会安心。

陈金虎举例,有位数学老师每周6天课,基本排满,连轴转,“如果每周能拿出一到两节课,让学生自主消化所学内容,效果会不会更好?”老师即使想到了,但也不敢轻易去尝试,毕竟这存在未知。

“房校长听了我那天讲的课,提出了非常好的建议,给我的启发很大。我更加注意课堂留白的艺术,课前拿出5分钟让学生预习,最后10分钟让学生自主整理提升。每节课有点评,有归纳,有提升。”

在陈金虎看来,老师要当好教练员,及时观察学情,掌握好把控艺术,对课堂要收放自如。特别是在让小组学习时,老师应该观察小组的讨论情况,做出精准指导。再运用好思维导学这个抓手,课改一定可以达到预期效果。

杜娟:把握课堂效率,提高其含金量

杜娟在课堂上

21日,杜娟讲完《动能定理及其应用》后,房超平立即召集杜娟座谈。

当天的课堂上,有学生对教学内容出现蒙圈的情况,对杜娟提出的问题没有给出正确的回答。乍一看,这个学生好像不是优秀的学生。但房超平问到该生对动能定理推导过程是否明白时,他果断地说会。

房超平发现,这堂课上,真正懂得动能定理推导过程的学生有5位,就包括这个蒙圈的学生。借此,他提醒杜娟,精准观察课堂对老师提出了新的要求。

结合自己多年来的思考和实践,房超平强调,老师在课堂上变化题目的时候,一定要告诉学生变化的规律性,继而分解与合成,再看原题可以拆分成几个题目,合成需要哪些要素。

同时,运用好因果对调。引导学生变,和让学生自己变,是两回事。学生会变了,才会提高含金量。这个小组变一个题目出来,另外一个小组也变一个题目出来,这会增加学生的成就感。

在变的类型上,要注意宽度,要让课堂设置悬念,跌宕起伏,这样学生就有浓厚的兴趣,觉得学习是那么好玩。

杜娟有时也感到纠结,课堂上变的度不好把握,学生一旦跑偏,课堂效率大打折扣。对此,房超平建议:“宽度是点到为止,不做专门训练,不做要求,让优秀的学生课余时间思考,对不同的学生提不同的要求。”

思维导学的核心理念是提高课堂的思维含金量,这就需要老师进行教学设计时有针对性,不能千篇一律。杜娟也有过困惑,如果把导纲发给学生了,有的学生课堂上不做笔记,“课下他们都忘记了,那这课不是白上了吗?”

房超平笑了:“不用着急,引导学生做笔记;尝试着课后再把导纲发给学生。事情不就解决了嘛。”

有明富:把变的空间留给学生

高三年级课堂

前段时间,有明富到深圳讲了一堂公开课,给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有明富和其他老师一样,也觉得课堂时间不够,往往知识还没讲完,就打铃了。房超平给出建议:“好的课堂必须收放自如,老师应该在第40分钟就想到要收,对当堂所讲内容进行总结。”

眼前,有明富做这样的尝试,80%学生懂的问题,课堂上就不讲。课后对那些数学薄弱的同学,采取个别对待的方法,单独找他们解决,这样能保证班级的整体水平均衡。

有明富还发现,很多学生课堂上做题会了,但课后再去练习,还是不懂,不能完全做对。

房超平建议:“这样的学生,你刚才说的个别对待这个办法就很有效,说明你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。”

课堂容量也是有明富经常思考的问题,讲多了不好,讲少了,优秀的学生在课堂上就没事可做。

“有关容量问题,一定要精而少,少不代表容量不够,题目多并不代表容量大。”房超平提出思考,“题目变式训练和引导学生变化,是两回事。前者是你变出来的,老师预设性很强,坡度大,难度大。”

而引导学生变化,要强调变化的逻辑性,这样容量就一定大,一题展开,顺序推进,点上展开,面上推进。能让学生掌握规律和方法,提高课堂含金量的目标就容易实现。(周新颖)

文章来源:游客举报天价菜单

标签:周杰伦当五月天演唱会嘉宾,十八岁的天空,93岁空战英雄寄语飞行员,汶川草坡乡7年搬迁之路,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