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

康熙皇帝对自己儿子们的几个教育失误

康熙皇帝八岁时的父亲早逝,十岁时母亲也去世了。他自己小时候的教育是在他的祖母孝庄皇太后严格要求完成的。康熙帝能够成为“千古一帝”,他的祖母孝庄太后功莫大焉。康熙帝一生中建立无数的文治武功,都来自于他小时候在“德、智、体、劳”各个方面打下的全面、良好和扎实的基础。

康熙皇帝一生共有过32子、20女,其中12子、12女未成年就死去。因此,成人的皇子达20个,格格(即公主)有8个。康熙帝为了这么多子女的教育花费了大量功夫。他给皇子皇女聘请的老师,先后有张英、熊赐履、李光地、徐元梦、顾八代、法海等人。这些人均为满汉宿儒。他们都是经康熙帝亲自试用、反复考察后才入选的。康熙帝希望通过严格的教育,使诸子成才。然而,康熙帝对子女的教育,却出现了严重的失误。

康熙帝教子中,品格教育是一个薄弱环节。其中之一就是没有重视“尊师”。在这方面,康熙帝不仅缺乏切实有效的措施,甚至有时还因自己的不当言行,给皇子们以错误导向,无形中助长了他们的不良意识和思想。尊师问题,就是最明显的一个失误。

康熙二十六年(1687)六月,康熙帝决定让詹事府詹事汤斌、少詹事耿介、吏部尚书达哈塔等三人,“朝夕于皇太子(胤礽)前讲书”。当月初九日,三位老师辅导皇太子胤礽学习的第一天,康熙帝当着胤礽面,考问汤斌、耿介有关《书经》中的典故与词语,并令汤斌背诗,结果汤、耿二人或不能答,或背不全(《康熙起居注》第2册,第1637、1641页。)康熙帝在胤礽面前故意刁难其老师,近似侮辱的作法,不利于对胤礽的教育,很不明智,但如果考虑到汤、耿二人虽是太子之师,但终究是皇帝的奴仆,此举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当时正值盛夏。汤斌、耿介等都已年迈,每日在太子胤礽书房陪侍,从早上直到薄暮。长达十几个小时内,他们大部分时间是站立在书房东侧,每逢与胤礽讲话,或为胤礽指定背诵章节,都须首先下跪,捧接经书后,等胤礽背诵完毕,才起身退立原处。胤礽偶尔让他们坐一下,也要叩头谢恩。即使年轻力壮者,在当时的酷暑高温之日,精神高度紧张地持续劳作十余小时,也难以坚持始终,更何况这些老人!

《康熙起居注》中记载了当时的情形:

“时盛夏初伏,溽暑炎蒸。皇太子凝神端穆,冠服严整,仪度从容,伏案作书,持笔甚敬,而汤斌、耿介常常昏倦,几至颠仆。”

“于时日已正中,甚暑。皇太子不挥扇,不解衣冠,端坐无惰容,而达哈塔、汤斌、耿介不能支持,斜立昏盹而已。”(《康熙起居注》第2册,第1642、1644页。)

胤礽刚过13周岁,精力旺盛,酷暑中坚持学习,自然算不了什么,而且他一直是坐着念书习字。但汤斌等三位老师,若非实在不能支持,绝不会在皇太子面前“斜立昏盹”,这种“非礼”表现,很可能招致重罪。他们如此失态,恰恰表明其身体承受力已到达极限。起居注官如实记下当时的情形,使太子与汤斌等人形成鲜明对照,旨在褒扬胤礽的刻苦精神,但实质上,这是对康熙帝教子中存在弊端的真实写照和揭露。

令人惊讶的是,对于太子胤礽不尊敬、不善待老师的行为,康熙帝不仅默认,还着意为之辩护。六月十一日早,胤礽习字时,侍立于侧的耿介突然晕倒在地。康熙帝得知后,派侍卫到皇太子书房向老师们传旨:“向来讲书,尔等皆坐。今以皇太子委付尔等,应坐应立,宜自言之。尔等侍立,朕焉得知?凡大臣启奏时久,朕皆赐之坐论,起居注官皆知之。皇太子欲赐坐,未奉朕谕,岂敢自主?”达哈塔赶忙回奏以作解释:“臣等学识疏浅,不敢当辅导重任,是以臣等自行侍立。”(《康熙起居注》第2册,第1646页。)

胤礽身为太子,当然有权令老师坐讲,况且他也这样做过,只是次数极少。他明明看到老师的疲惫之态,却让他们长时间侍立一旁,而康熙帝并未指责一句,反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并有埋怨汤、耿之意。这种做法,只会促使胤礽其后遇到类似事情时,更加为所欲为。

汤斌等人仅为皇太子“早晚讲读”四五天,便先后病倒。不久,汤斌因“擅用朱笔错圈太子倣内甚好之字(实际上他们是奉太子之命)”而被参劾,加之当时朝内党争相陷等复杂因素,受到降级处分,耿介则被革职。康熙帝择选大臣辅导太子的计划,彻底失败了。

时隔三载,康熙二十九年(1690年)七月,康熙帝率军赴塞外与噶尔丹作战途中,突然发起高烧,病势较重,特从京城召来皇太子胤礽和皇三子胤祉。胤礽见到正受病痛折磨的皇父,竟丝毫无动于衷,康熙帝“以允礽绝无忠爱君父之念,心甚不怿,令即先回京师”(《清圣祖实录》第147卷,第22—24页。)。胤礽对皇父的这种冷漠态度,与其三年前不体恤年迈老师的行为一脉相承,康熙帝自食教子不当的恶果,这大概是第一次。

对于其他皇子的老师,康熙皇帝求全责备,更有甚之,而由此给皇子们造成的不良影响,也具有普遍性。

康熙二十五年(1686年)四月,康熙帝在瀛台教皇子们射箭,随去的皇子之师徐元梦因不善骑射,遭到“蜚语诘责”。徐元梦进行解释后,玄烨“震怒,命扑责,被重伤,命籍其家,父母皆发黑龙江安置”。然而,为了不耽延皇子学业,徐元梦受重伤的当夜,康熙帝“命医二人治其创。翌日,复召诣皇子书堂。时大雨,(徐元梦)裹疮至宫门,跪泥中,见御前侍卫,即号泣,求转奏:‘臣奉职无状,罪应死。臣父廉谨,当官数十年,籍产不及五百金。望圣主察之。且臣父母皆老病,臣年正壮,乞代父谪戍,尚能胜甲兵效命。’众皆掩耳去之。有关保者最后至,斥公(指徐元梦)而入,尽以公言奏”。

康熙帝“立赦公父母,则已槛车就道矣。及诸途,观者夹路,皆感泣”。徐元梦遂复职,“仍侍皇子”(《国朝先正事略》第9卷,第262页。)这时皇子们还都年幼,康熙帝当着他们的面,对其老师大打出手,下令籍没其家,将其父母流放黑龙江,这一切会在皇子们稚嫩的心灵上留下很深的阴影,使其本能地意识到自己的高贵身份与老师的下贱地位。如此情形下,何谈再让他们尊重师长!

当然,康熙帝烨重惩“不能挽强”的徐元梦,也是故意做给诸子看,使之引以为戒,学好弓箭技艺,但客观上,却在更为重要的方面收到相反效果。这一事例真实地反映出康熙朝皇子之师的可怜处境。尽管康熙帝最终动了恻隐之心,将徐元梦复职,其父母也免于流放,可是由此带给皇子们的消极影响和作用,则是永远无法挽回的。

康熙四十六年(1707年)正月二十二日,康熙帝离京,开始第六次南巡。二月初七日,“御舟泊临清州堂邑县李官营”,康熙帝收到胤祉等12个皇子、皇孙自京城发来的请安折。他在折上做了如下朱批:

“让随朕前来的三个小阿哥念书,经朕看试,伊等皆不明文义,生疏而不流畅,这俱由徐元梦不尽心教诲所致。见今在这里反复诵读,大有长进。拟将徐元梦革职,当着全体阿哥之面,由乾清门侍卫杖笞三十板。令伊于朕外出期间,勤勉教诲在京阿哥。如若徐元梦仍履复辙,再加板笞之,断不宽恕。”(满文朱批奏折,胤祉等奏,康熙四十六年二月初五日。)

二月十一日,胤祉等八个皇子向皇父奏报:

“臣等传谕内务府总管凌普,将徐元梦革职。并传旨徐元梦,在臣等共同看视下,由乾清门侍卫轮换而为,将徐元梦着实杖笞三十板,并交付道:‘(我等)皇父外出期间,尔须尽己所能,勤勉效力,教在家小阿哥们念书写字。’徐元梦所奏认罪之言,臣等未予承领。”

康熙帝阅后朱批:“知道了。”(满文朱批奏折,胤祉等奏,康熙四十六年二月十一日。)胤祉等皇子中,很可能有人曾是徐元梦的学生,或者依然从学于徐元梦。当徐元梦教授他们儒家典章,为他们讲释尊师爱友之道时,大概不曾料到,自己会在学生的指挥、看视下,遭到众人的羞辱,忍受杖笞之痛。

第二次废黜皇太子胤礽后,康熙帝曾斥责胤礽“举动乖张”,即如对掌院学士徐元梦,竟“在朕前背立以手指伊,詈及父母推入河内,复引出殴打”。(《康熙起居注》第3册,第2483页。)此刻,康熙帝显然早已忘记他本人曾经做过的恶事:当着皇子们的面,杖笞徐元梦,又将徐元梦的父母发配流所。他不会想到这与胤礽的“乖张”表现之间,存在着因果关系。

还应看到,八旗制下,皇帝与所有旗人均为主奴关系。徐元梦隶属于皇帝自将三旗之一满洲正白旗。他虽是诸皇子之师,但无从改变其奴仆身份。康熙帝让诸子看视杖笞徐元梦,折射出主人对奴仆的凌虐蔑视。

这种侮辱老师的恶习到了雍正皇帝时才有所好转。雍正元年(1723年)正月,雍正帝胤禛之子与他们老师们初次在书房见面,雍正帝遣内侍总管传谕:“皇子见师傅,礼当拜。”当皇子们遵旨行礼时,老师们“固辞不敢当,遂行揖礼”(张廷玉《澄怀主人自订年谱》,第20页。)。自此,皇子与老师相见,互行揖礼,遂成一项定制,为雍正以后各朝所遵行。这说明在康熙朝,玄烨并未定立过类似的规制,而雍正对此明确降旨,可见他已认识到他的父亲在这方面的疏忽。

这种尊师是形式上的礼节,无法代替尊师重道之实,但最为重视皇子教育的康熙帝,却将此完全置之脑后,实在令人诧异。事实上,没有任何尊师观念的皇子,不可能对自己的父兄长辈真正怀有孝义之心,因为两者密切相联,很难截然分开。这一显而易见的道理,康熙帝竟没有认识到。

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康熙帝教子费尽心血,根本目的就是为吸取“古昔贤君,训储不得其道,以致颠覆”的教训,(《康熙起居注》第2册,第1638页。)使皇太子能接好他的班,诸皇子能成为他的得力助手,父子兄弟同心协力,巩固清朝的统治。但结果却适得其反,皇太子胤礽因为“德育”表现极差最终被康熙帝废黜,其他诸皇子展开激烈争夺储位,康熙帝精心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儿子,客观上竟成为其晚年统治中最大的掣肘因素,严重妨碍了皇权的集中与巩固。

追根究源,康熙帝皇子们诸如此类的表现并非偶然。由于皇子们是被作为统治王朝的接班人而培养,因此所受品德教育势必带有很大局限性。他们高贵的身份、特殊的政治地位和权势,以及包括建储制度在内各种制度的漏洞,都在助长他们的无视尊长、目中无人、极度贪婪、拉党结派、觊觎储位,等等。这些是康熙帝教育失败的必然结果。

文章来源:青春中国

标签:病人为逃款深夜溜走,朱婷佩服巩俐演郎平,迪士尼童装pH超标,李湘王岳伦为女庆生,环球度假区七大景区